呼格吉勒圖被宣判無罪後,記者探訪了涉案的3個家庭,呼格吉勒圖家、女受害人楊某家,以及自認“真凶”的趙志紅家。18年的時光,讓這三個破碎的家完全變了模樣。
  A
  受害人家
  遇害女孩不知葬何處
  家屬未獲賠償
  在距離呼格家四五個小時車程的興和縣,受害人楊某70多歲的母親是另外一種“輕鬆”。記者以採風的名義造訪,老人一邊笑著和記者聊天,一邊熟練地擀著餃子皮。
  她至今不知女兒受害,楊父力主隱瞞,不僅是楊家人,整村的鄉親都在幫著圓這個已經持續了18年的“謊言”。楊父肯定地告訴妻子,女兒被別人拐走了。但一轉身,背著妻子,楊父眼眶頓時就紅了。
  當年女兒出事後,因無錢安葬,加上不想帶回家、擔心妻子扛不住,楊父就按照當地配陰婚的習俗,將女兒“嫁給”了另一個剛過世的年輕人。如今,楊父不知女兒安葬何處,因而無處祭奠。每年鬼節,楊父會到離家一百多米的十字路口給女兒燒紙,如果被老伴撞見,他就告訴她是在祭奠自己死去的父母。
  18年來,這家人嘗遍人間冷暖。當年,楊某的未婚夫聞訊馬上趕到楊家索要彩禮,因為沒錢還,最後只能以牛羊相抵。其情其景讓楊父心碎,老人悲訴:“連驢車都搶走了!”
  楊家人不關心呼格案的進展,“沒有意義,反正人都已經死了”。時間的流逝,對於誰是真凶,楊家人也懶得去追究。倒是有一點,楊某的大哥想不通:為何作為受害人,自始至終我們一分錢的賠償都沒有?
  B
  呼格家
  平淡又溫馨的
  家庭氣息正在“複蘇”
  呼格吉勒圖被宣判無罪後的第一天,媽媽尚愛雲翻出了一件八成新的紅毛衣,穿上,老人頓時顯得精神很多。這是她最好的一件衣服,但因為顏色鮮艷,一直壓在衣櫃底下。
  從放衣櫃的卧室,挪步到客廳,只見客廳的牆上貼有大幅的年畫,客廳與廚房隔斷的玻璃上,也留有大紅福字的窗花。年畫和窗花是今年春節時,尚愛雲吩咐老伴去買的。今年是馬年,老人希望兒子的冤案能夠“馬到成功”,得以昭雪。細細看,年畫和窗花上都有這四個字。為了買這幅駿馬圖,李三仁在呼市走街串巷找了好久。
  那種普通百姓人家裡的平淡但又溫馨的氣息,正在這個小家裡“複蘇”。過去的這個家裡,愁雲密佈,老兩口長吁短嘆、眼淚流乾,夜夜難眠。
  62歲的尚愛雲很愜意地坐在最靠窗的沙發上,抬起腳,擱在暖氣片上,身體舒服地窩在沙發里。
  李三仁看著妻子,一臉的輕鬆。他喊了聲“點點”,一隻毛髮金黃的狐狸犬倏地從沙發底下鑽出,搖頭晃腦。老李給“點點”套上繩出門。大兒子昭格力圖喜歡父親去遛狗,他覺得這才是老人本應有的生活。
  尚愛雲和記者聊起家常,這跟此前那個在鏡頭前一遍遍重覆冤屈、祥林嫂一般的老人判若兩人。聊到年輕時,尚愛雲到卧室,翻出了一本相冊。打開,裡面記錄了尚愛雲從小時候到大姑娘再到成家立業時的光景,尤其是她38歲時,這位愛美的女主人拍了一組明星照。照片上,尚愛雲燙著卷髮,臉白皙微胖,穿著當時少見的V領女裝,眉宇間透著滋潤幸福。兩相對比,判若兩人,令人唏噓。
  對於呼格吉勒圖父母不滿意104萬賠償的言論,李三仁說,目前還未最終敲定提交國家賠償申請的具體日期,不存在外界所說的“不滿意”言論。
  C
  趙志紅家
  母親時常自責難解:
  咋會有這麼個兒子?
  而在距離呼市百餘公裡外的涼城縣,一處農家小院里,趙志紅65歲的母親也心存疑惑,她時常自責難解:“咋會有這麼一個兒子呢?”
  趙母把家收拾得乾乾凈凈,一圈金黃色的玉米圍繞著小院,顯示出主人的勤勞。
  老人有三個孩子,趙志紅排行老二,老大在外打工,最小的老三是個女孩,已經嫁往外地。趙志紅已經被排除出這個家。即使逢年過節,一家人團聚時,這三個字都是敏感詞,誰都不會提,“就當這個人已經不在了”。
  呼格吉勒圖的無罪,讓輿論開始關註趙家。趙父心煩不已,但趙母還是客氣地、毫不設防地接待各路訪客,但三兩句說下來,老人的眼淚便開始往下掉。趙志紅的作孽,傷害的不僅是那10條人命,也深深地傷害了他的父母親,乃至整個家庭。
  “連兒子的最後一面,您都不想見?”記者問。趙母回答很乾脆,文化程度有限的她,甚至用了一個成語。“不想,我跟他就‘既往不咎’了!”
  趙媽媽搖著頭,無限痛苦。據《新京報》  (原標題:一起命案三個家庭的噩夢)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rt67rthfpz 的頭像
rt67rthfpz

通化

rt67rthfp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